NO.68 | 2020.06.30
banner
title不知不可 友善列印>>
新興通傳匯流產業的法制探索:數位服務平臺與隱私保護

<研究企劃組/數位探索團>

  數位經濟為民眾帶來豐富的智慧應用服務,背後原因為擁有大量使用者的數位服務平臺與複雜的大數據資料分析、利用,在智慧應用服務不斷擴增的情況下,數位服務平臺的管制與資料利用法制當然就成為了數位經濟的兩大關鍵議題。

  以目前市面上最大的數位服務平臺Google來說,Google本身除了是網路服務平臺外,同時也擁有最大市佔率的Chrome瀏覽器及Android作業系統,其聚集使用者之數量相當龐大,使得其他各類型網路應用軟體或服務,均必須仰賴Google平臺作為觸及消費者的中介。

  而資料利用作為數位經濟的另一關鍵,在於將個人資料利用與分析後進行精準的供給與需求媒合。在數位時代中,大型數位服務平臺透過各種數位追蹤技術,進行記錄、收集與分析使用者資訊,以蒐集數量龐大的資料,結合大數據與人工智慧進行各式資料分析,但是進行這類資料的蒐集及分析,對於隱私個資的運用卻可能對資料主體造成不良影響,這其中包含個人的行為(藉由數位追蹤記錄所得)﹅偏好(藉由大數據分析所得),甚至對個人需求的推估(由前二者分析所得)均被掌握。數位服務平臺將個人的隱私個資視為具有經濟價值的商品,並加以利用變現,以獲取商業價值。

  隱私保護目的在保護個人免受資料不當收集、處理及利用的侵害。無論是歐盟的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DPR)或是我國的「個人資料保護法」,都相當嚴格的保護隱私資料,但仍然發現存在個人與企業間的地位不對等下,個人資料的權利並未被實質、充分的保障的問題。例如:數位服務平臺的資料收集同意條款,消費者若不同意即不提供服務,個人幾乎難以拒絕。因此,競爭法被歐盟及美國討論用以調整這種地位不對等的情況。

  競爭法的主要功能是監督和調節市場力量,大型數位平臺挾著巨大的使用者量與資料量,在數位服務及應用的市場中擁有一股極強的市場力量。在數位經濟範疇下,由於數位服務平臺與資料利用密不可分,競爭法和隱私保護在此產生了交集,其監管的討論需要由競爭法和隱私法兩個層面出發,最終將面對相同的問題:保護消費者的權利。

  競爭法和隱私法二者,初始的法律架構與規範目的不同,競爭法原則上希望實現公平的市場競爭;隱私法則是保障民眾的個人隱私權利。然而,因不同法制對主管機關及權責範圍的限制,在評估市場是否存有不當競爭行為時,各自權責主管機關通常不會調查、處理權責以外的問題或法律義務。

  在大型數位服務平臺的日漸強大下,對歐盟建立數位單一市場的目標也造成影響。使歐盟開始思考,是否能將隱私保護做為競爭要素,透過消費者選擇隱私保護較佳的數位服務平臺,兼顧維護隱私與市場競爭,制衡具有極大市場影響力的業者?

  具體而言,降低消費者轉換平臺的困難、透過資料的可攜以及可轉移,讓消費者很容易選擇轉換平臺及資料,減少被業者鎖定(lock-in)的情況。歐盟一般資料保護規則(GDPR)中,允許消費者移轉個人資料,即「資料可攜權」,可以說是將競爭思維結合隱私保護的初步實現。

  當然,這樣是不夠的,歐盟目前正展開「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s Act)」的立法諮詢,目的在建立歐盟數位服務和網路平臺的新管制架構,保持市場開放公平競爭,鼓勵新興業者,避免大型數位服務平臺的壟斷影響。數位服務法的立法程序雖然才剛啟動,但其對數位服務市場的影響,值得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