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7 | 2020.05.29
banner
title資訊百科 友善列印>>
全球VoLTE發展與應用概況

<應用服務組/邱雯琪>

  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 3GPP)於2008年提出長程演進計畫(Long Term Evolution, LTE)採用全IP化核心網路架構,語音通信技術從3G網路中的電路交換架構(Circuit Switching, CS),演進到透過封包交換架構(Packet Switching, PS)進行連接,即VoLTE(Voice Over LTE)。

  目前我國行動通信業者皆有提供網內VoLTE服務,但遲遲無法達成跨網互連。本文將從全球VoLTE部署現況、終端設備對VoLTE支援情況、VoLTE跨網互連成功案例及VoLTE服務的優勢及競爭等面向,簡要探討國內VoLTE發展。
 

行動通信業者加速部署VoLTE

  依據全球行動通訊供應商協會(Global mobile Supplier Association, GSA)於2020年3月份統計資料,全球部署中或完成部署VoLTE語音服務的業者達272家,分佈在119個國家,實際VoLTE語音商轉的有100國共211家行動通信業者[1]如圖1所示

  相較2019年2月GSA統計資料[2]2020年VoLTE正式商轉增加了9個國家17家行動通信業者,增加了6個國家19家行動通信業者正在建置VoLTE,國際間提供VoLTE服務行動通信業者數量持續增加。依據Ericsson於2019年統計資料指出,全球使用VoLTE用戶數進入快速成長期,預計於2025年全球VoLTE用戶數將比2019年用戶數成長三倍[3]

 
 
圖1 全球實際商轉VoLTE行動通信業者成長圖
(資料來源:GSA[4])

 
新上市終端裝置普遍支援VoLTE功能

  根據GSA的GAMBoD資料庫顯示,2020年1月有2,610個終端裝置設備支援VoLTE語音技術,其中手機占整體支援VoLTE裝置比例的85%,如圖2。
 
 
圖2 支援VoLTE技術裝置設備類型數量
(資料來源:GSA[5])

  相較2019年1月,短短一年間,載有VoLTE的裝置增加417個,設備類型包括手機、相機、平板電腦、智慧手錶等,較上年度同期增加19%,如圖3。
 
 

圖3 支援VoLTE語音技術終端裝置款式數量統計
(資料來源:GSA[6])

國際上VoLTE跨網互連案例少

  目前國際上提供VoLTE語音服務的行動通信業者大多僅提供網內服務,且僅有南韓、科威特、日本等國計13家行動通信業者完成跨網互連[7],其中南韓與科威特已達成國內所有行動通信業者VoLTE語音互連。

  南韓於2015年完成國內三家行動業者VoLTE互連,其政府積極介入業者間之協調作業,由韓國電信技術協會(Tele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Association, TTA)制定互連標準,為全球第一個達成全國業者互連的國家。科威特則於2017年完成國內三家行動業者VoLTE互連,由於其三家業者皆採用華為設備,並依全球行動通信系統協會(GSMA)之規範標準進行技術接取,並在政府的「中東電信網路發展實證計畫」政策支持下順利完成互連。

  日本2018年NTT與Softbank完成VoLTE互連,係由一般社團法人情報通信技術委員會(The Tele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Committee)與行動通信業者組成委員會制定標準後達成互連;目前 KDDI亦準備與NTT、Softbank進行互連。

  我國五家行動通信業者雖都已提供VoLTE服務,但僅限於網內通話,跨網的部分主要仍透過CSFB(Circuit Switched Fallback)至3G網路的方式互連。業者間之VoLTE互連議題,雖經主管機關多次召集業者協商,但業者間無法達成共識,目前無相關進展。


VoLTE面對OTT VoIP快速發展之挑戰與機會

  Juniper Research預估未來五年OTT VoIP (Over-the-Top)通訊軟體,例如Skype、Line、WhatsApp等用戶總數將增長88%,受OTT VoIP通訊軟體競爭影響,2024年全球行動業者語音收入將下降45%[8],主因為OTT VoIP幾乎都為免費。

  現今雖然免費的OTT VoIP大行其道,但行動通信業者所提供標準規範之語音通訊服務(如VoLTE),仍在技術上具備多項優勢,可撥打緊急電話、支援通信監察及資安要求等面向上是OTT VoIP所無法提供,這也是標準語音通訊服務無法被取代的地方。技術上,VoLTE的服務品質(QoS)要求比OTT VoIP高,VoLTE語音服務在依循標準技術規範下,確保VoLTE有穩定的通話品質,中途斷訊的狀況必須受到控制,在使用者眾多及網路資源有限環境下,VoLTE服務相較OTT VoIP通訊軟體擁有優先保障網路使用權之優勢。

       預期未來只要行動通信業者可以提供合理有競爭力的VoLTE費率,VoLTE仍將成為4G網路環境下語音通訊服務的主流。VoLTE與OTT VoIP服務特性比較如表1。
 
  VoLTE OTT VoIP
傳輸品質控制 普通
語音通話品質 普通
撥打緊急電話 不可
支援通信監察
安全性 普通
下載APP 不需要 需要
費用 無/低
 
表1 VoLTE與OTT VoIP服務特性比較表
(資料來源:NSN[9],TTC整理製作)

 
結語  

  國內行動通信業者目前對於推動VoLTE服務及跨網互連裹足不前的主要原因有二:
  1. 受限於行動通信業者使用之設備廠牌、解決方案之不同,VoLTE跨業者間互連有其複雜度及成本考量。
  2. VoLTE語音服務目前沒有良好的營運獲利計費模式,其費用一旦併入整體行動數據傳輸量項目計算,對於行動通信業者傳統語音業務收入衝擊極大,短期可能造成行動通信業者營收及獲利驟降。
  2018年6月3GPP已正式發表5G NR SA (New Radio Standalone)標準,可視為第一個真正完整的國際5G標準。獨立組網(Standalone, SA)標準將不再相容CSFB,在無法達成5G標準語音通話規格VoNR的情境下,只允許透過回落到VoLTE來實現語音通話,一般預估SA/非獨立組網(Non-Standalone, NSA)的過渡期約5至10年,VoLTE勢必將成為未來10年行動通信語音服務的主流。

  整體而言,全球部署VoLTE語音服務之行動通信業者數、VoLTE用戶數及支援VoLTE設備裝置數量均呈現持續向上趨勢,且多款新型終端裝置將支援VoLTE服務列為基本功能,網路環境及設備供應面也已成熟。

  由於3GPP Rel.11與GSMA IR.65早已對VoLTE跨網互連及漫遊架構提供解決方案,此時國內行動通信業者如能借鏡其他國家成功達成VoLTE跨網互連的經驗,更積極地推動VoLTE服務普及與跨網互連,我國將可成為全球少數達成VoLTE跨網互連的先例,同時亦對未來國內發展5G環境奠定重要的基礎。



 


[1] GSA (2020), VoLTE Report: GLOBAL MARKET UPDATE-March 2020.
[2] GSA (2020), Evolution of LTE to 5G–October 2019.
[3] Ericsson (2018), Ericsson Mobility Report June 2018.https://www.ericsson.com/assets/local/press-releases/asia/2018/785-ericsson-mobility-report-chinese-final.pdf (last visited:2020/3/24)
[4] 同前揭註1。
[5] 同前揭註1。
[6] 同前揭註1。
[7] ITU (2018), ETSI TC INT status of VoLTE interconnection test specification.
[8] IEEE (2020), Juniper Research: Telco Operator Voice Revenue to Drop 45% by 2024, Under a Growing OTT Challenge. https://techblog.comsoc.org/2020/01/06/juniper-research-telco-operator-voice-revenue-to-drop-45-by-2024-under-a-growing-ott-challenge/(last visited:2020/3/25)
[9] NSN White Paper(2013) From Voice over IP to Voice over L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