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3 | 2020.01.31
banner
title開花結果 友善列印>>
數位經濟下數位轉型治理組織調整芻議_研究企劃組 廖祥丞助理研究員

  數位經濟為全球重要經濟發展策略,我國在堅實的資通訊產業基礎下,積極展開國家基礎建設數位轉型工程。尤其蔡英文總統於未來科技展之致詞中表示,未來科技政策願景,需重視5G與物聯網時代之來臨。為因應數位科技發展對產業生態之改變,及其對民眾生活帶來之影響,政府研議將成立數位發展部會,整合資訊、網路與傳播部門,協助落實數位轉型政策。

  本中心研究企劃組數位匯流研究團隊長期研究匯流法制與數位轉型議題,呼應政府政策聲明與發展方向,並綜整國際匯流組織職能發展之研究分析,並提出以下觀點,期能拋磚引玉供各界參考討論。

  首先,觀察全球匯流治理組織之職能發展趨勢,可發現先進國家為因應數位發展政策,在設計通傳匯流治理組織的職掌權責時,不僅包含通訊與媒體領域,亦將數位領域政策事權納入考量。以英國為例,為強化其國內之數位經濟發展,於2017年3月公布英國數位發展策略(UK Digital Strategy),並於同年7月將掌理國內通訊傳播與數位轉型政策的「文化、媒體、與運動部(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 Sport, DCMS)」更名,增列數位(Digital)於部會名稱,而成為「數位、文化、媒體與運動部(Department for Digital, Culture, Media & Sport, DCMS)」,且將相關數位領域列為該部會未來主要政策發展重點;或如澳洲係由「通訊與藝術部(Department of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綜理主責通訊與媒體事務之政策發展;而亞洲鄰國日本,則向來由總務省統合資通訊與媒體之政策發展事權。

  再觀近年於國際資通訊發展持續名列前茅的韓國,與積極打造智慧國度的新加坡兩者之匯流治理組織設計。韓國於2017年成立「科學與資通訊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ICT, MIST)」,統掌科技、資通訊與傳播之政策事權。新加坡則致力於運用數位科技建構國家實力,以政府數位轉型、產業數位經濟發展、及全民融入數位社會之能力培植等三政策主軸、全面轉型邁入智慧國,並由「通訊與資訊部(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and Information, MCI)」職掌資通訊與媒體政策發展事權。新加坡政府為全面推動數位轉型政策,於2016年進行匯流主管機關再造,將MCI轄下分屬通訊及傳播之「資通訊發展管理局(Infocomm Development Authority, IDA)」與「媒體發展管理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MDA)」進行整合組改,成立「資通訊媒體發展管理局(Infocomm 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 IMDA)」。而今,IMDA已發展成為一橫跨資通訊與媒體領域事權,職掌數位經濟發展政策,全面推動國內產業數位轉型、運用新興科技發展邁向服務4.0發展之主管機關。同時,新加坡另成立「政府科技管理局(Government Technology Agency, GovTech)」主責政府數位轉型,並因應智慧國政策發展,改列於總理辦公室轄下。

  我國全新法制規範架構之電信管理法,預訂將於今(2020)年正式施行。新法大幅改造既有電信法之管制思維,從特許制與許可制的業務類別管制,走向登記制的管理規範模式,並因應數位科技與匯流發展,促進新興科技與技術應用創新,開創無線電頻率之共用、共享機制,健全產業發展之環境。在電信管理法帶動法制環境革新、向前邁進的同時,我國數位匯流治理機關之事權設計,應更契合資通訊科技蓬勃發展下,產業生態環境的匯流發展走向,整合資通訊與媒體領域的政策權責,以適應全球數位經濟時代的競爭發展。

  研究團隊認為,在未來整合匯流治理機關政策事權之設計,可考慮漸進地、逐步地規劃事權整合之推動發展。於近程規劃,可考慮將現行交通部及通傳會於電信資源之法定政策權限,包括無線電頻率與號碼之規劃與配置進行整併,統合通訊政策之事權。在中、長程之發展規劃,考慮建立整合資通訊與媒體政策權責之部會機關,同時審酌是否將現行通傳會之事權進行調整,讓資通訊及媒體之政策發展與執行監督相輔相成。

  基此,在全球各國積極發展數位轉型政策,以及積極推升數位經濟實力之際,樂見我國政府於未來成立整合橫跨資通訊、網際網路與媒體領域之主管部會,以推動數位政策,建構促進數位經濟發展的基礎環境,讓我國數位經濟邁向更為活絡、更為蓬勃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