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9 | 2018.11.30
banner
title開花結果 友善列印>>
數位浪潮下 APEC TEL聚焦亞太地區數位經濟之發展策略-專訪財團法人電信技術中心江亮均副執行長_行政組 陳佳瑀助理管理師



    APEC電信暨資訊(簡稱APEC TEL)工作小組第58次會議(以下簡稱APEC TEL 58)由我國舉辦,並於今(107)年10月5日圓滿落幕。本次會議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以下稱NCC)主辦,並邀請APEC區域內19個會員經濟體、11個國際組織的官員、資通訊專家及產業代表等約340位國內外代表與會交流,聚焦亞太地區數位經濟之發展策略,探討數位轉型的契機,並藉此有效提升臺灣的國際能見度。

    近年來,科技變遷及數位經濟之快速發展,為電信及相關垂直產業帶來數位轉型的契機,亦為各國政府相關政策及監理法規帶來新的挑戰。因此,APEC TEL 58會議以數位經濟的策略思考為主軸,探討「實踐提升寬頻普及服務」、「智慧城市經驗分享」及「強化公民數位素養的最佳實踐」等議題,期望促進亞太區域電信及相關產業的數位轉型與數位經濟之發展。

    本次會議,本中心江亮均副執行長受舉薦擔任APEC TEL自由化指導分組(LSG)第二副召集人,並於大會中通過。本期電子報專訪江副執行長,分享其出席APEC TEL會議之經驗與心得,並期許本中心能扮演好政府政策智庫的角色,協助主管機關NCC進行國際交流,以及對亞太地區數位經濟之發展做出貢獻。

請問APEC TEL的運作方式?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簡稱APEC)是在1989年由澳洲倡議而成立的亞太地區經濟諮商論壇(forum),因其體制屬於論壇性質,故議題討論以「自願性」(Voluntary)為原則,而決策過程則以「共識決」(Consensus)為基礎。藉由各會員間相互尊重及開放性的對話與交流,期望達成亞太地區經濟繁榮的目標。

    APEC相較於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性質稍有不同。聯合國的會員需以「國家」為主體加入,稱為會員國。而APEC組織討論的是經濟議題,會員主體為「經濟體」而非國家。1991年,我國與中國大陸及香港同時加入APEC組織,正式名稱為「Chinese Taipei」經濟體。

    APEC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多邊官方經濟合作論壇之一,會員涵蓋東北亞、東亞、東南亞、大洋洲、北美及中南美等地區之經濟體。APEC運作是由下而上,主要分為工作小組、資深官員會議及部長級會議等。探討與交流的議題相當廣泛,涵蓋經貿、自由投資、電信、衛生、糧食安全及緊急應變等議題。

    APEC電信暨資訊工作小組(以下簡稱APEC TEL工作小組)為APEC下設的一個工作小組。從之前的電信總局到現在的NCC,參與的就是APEC TEL工作小組,而TTC則是以協助的角色參與相關會議的討論與交流。APEC TEL工作小組會議係由各經濟體輪流主辦,每年舉辦兩次,通常上下半年各一次。工作小組會議討論的議題皆與資通訊相關,同時焦點議題會隨時間與大環境的推移而改變。

APEC TEL的三個指導分組有何區別?各有何功能?
    APEC TEL工作小組下設三個指導分組,分別為自由化指導分組(LSG)、資通訊技術發展指導分組(DSG),以及安全暨繁榮指導分組(SPSG)。簡單來講,LSG的L是Liberalization,是自由化的意思。在當初電信事業仍由國家經營的年代,LSG是專為推動「電信自由化」而設立的分組,著重在促進電信市場開放與公平競爭。DSG的D是Development,是為發展「資訊化社會」而設立的分組。因ICT技術的進步讓生活變得更便利,因此DSG的任務在主導各經濟體資通訊技術應用的經驗分享與交流,促使ICT技術更深入日常生活中的應用,並促進亞太地區資訊化社會之發展。而SPSG的第一個S是Security,是為確保「資通安全」而設立的分組。

 
   
    江副執行長認為,時至今日的數位經濟時代,這三個分組仍是環環相扣、缺一不可,而且皆有其新的意義與使命。舉例來說,行動通訊從2G、3G、4G到未來的5G,市場的持續開放、公平競爭、普及服務與消費者保護等一直都是LSG分組關注的焦點。其目的在於促進亞太地區各經濟體網路基礎建設的普及與可進用,並確保人民能享受網路普及帶來的好處。

    其次,伴隨著行動通訊網路的普及,雲端運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技術的成熟,將為人們的生活帶來顛覆性的變革。因此,DSG分組關注的議題包括各種智慧應用,如智慧城市、遠距醫療與機器人居家照護、AR與MR、行動支付及虛擬貨幣、無人載具及車聯網等,以及數位經濟、分享經濟及無人經濟等經濟議題。

    另外,如果說網路是數位經濟與智慧生活的基石,資安就是數位經濟與智慧生活的守護者。因此,資安與網路在數位經濟與智慧生活時代都是不可或缺的。故SPSG分組不論是在之前的資訊化社會或現在的數位經濟時代都同等重要,甚至越來越不可或缺。

 

APEC TEL國際場域中,什麼樣的臺灣經驗值得與各經濟體交流?
(提到這個問題,江副執行長似乎開始有點依老賣老,打開話匣子就滔滔不絕地話說從頭…哈哈…)
 
    1990年代,電信自由化浪潮從歐美國家向亞洲席捲而來。當時,臺灣電信市場開放的腳步在亞太地區算是名列前茅。因此,電信事業民營化、監理機關改制、網路互連、資費管制、普及服務,甚至是本中心營運的號碼可攜制度,都是東南亞經濟體熱切取經的議題。在電信市場開放競爭的基礎穩固後,接著是光纖網路的持續佈建及3G與4G行動通訊的陸續開放。臺灣在行動通訊用戶數的成長率及普及率都屢創佳績,使得臺灣經驗持續在APEC TEL 國際場域發光發熱。
 
    進入網路時代,網路的普及進用是確保人民獲得經濟參與及社會包容的基礎,因此許多國家皆把網路接取權視為人民的基本權利。電信普及服務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民不管住在那裡,都能負擔得起並可接取到網路。臺灣電信普及服務在亞太地區算是相當成功的案例,也是經常在APEC TEL會議分享的臺灣經驗。舉例來說,臺灣在基礎網路建設初期,部分偏遠山區民眾無法上網,政府藉由電信普及服務制度的設計與補助,在偏遠山區的學校或圖書館建置電腦教室(數位機會中心),並鋪設光纖或採用無線技術,讓偏遠山區的民眾可以上網。當時臺灣也將這樣的概念在APEC TEL上與各經濟體分享。以印尼為例,他們就很需要這樣的普及服務。印尼境內有上萬個島嶼,但通訊卻不像臺灣這麼方便,在某些島嶼根本無法通訊。因此他們學習臺灣經驗,在島上選擇適當的公共地點,例如學校,建造提供民眾上網的環境。

    進入數位經濟時代,臺灣經驗對亞太地區數位經濟的成長是否還能有所助益?江副執行長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以目前政府計畫來看,DIGI+是我國為促進數位經濟所提出的一項多年期計畫,屬於跨部會合作計畫,涉及NCC、經濟部、科技部、交通部、教育部、文化部等相關部會。其中,NCC負責網路基礎建設,期望建構優勢寬頻環境,以保障民眾寬頻上網的基本權利。換句話說,我國政府一直不遺餘力地以政策引導,並由相關部會擬訂策略引導業者共同合作佈建網路,或建構市場良好發展環境以促進業者投資。因此,我國網路基礎建設向來以高品質及高普及率著稱,這就是很值得分享的臺灣經驗。

    除了網路層外,在應用層方面,江副執行長認為智慧城市是另一個很熱門的議題。臺灣幾乎每個城市都在推動智慧應用,以大台北生活圈為例,相關智慧系統包括:YouBike、悠遊卡小額支付系統、智慧醫療、智慧交通、公車資訊APP、智慧停車APP、智慧圖書館、政府公開資訊等,都凸顯了臺灣的特色。地方政府甚至開放實驗場域,提供民間企業實驗開發各種智慧應用、試行解決方案與發展商業模式,以面對快速變遷的社會需求。在推動智慧城市的國家中,日本、新加坡、韓國和臺灣特別受到關注。因此,各經濟體間的很多經驗可互通互補,適合在APEC TEL上分享與交流。

    江副執行長特別提到,在APEC TEL什麼議題都能談,但若想和其他經濟體交流,臺灣應先找出自己的強項。臺灣的電信產業發展成熟,許多東南亞經濟體喜歡與我國進行經驗交流。今年APEC TEL 58會議共辦了四場研討會,其中兩場就是前面所提到的普及服務與智慧城市。

做為政府智庫,TTCAPEC TEL國際場域中可扮演什麼角色?
    TTC做為政府智庫,的確可以在國際交流中協助NCC,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江副執行長特別以中國為例說明,APEC TEL會議雖然是由中國工信部帶團參加,但在許多研討會及相關會議中的分享與討論,皆由其轄下的信息通信研究院協助完成。同樣地,TTC很適合扮演此一角色。以這次APEC TEL 58會議為例,TTC就接受NCC的委託,圓滿舉辦了兩場圓桌會議,一是以智慧城市為主題的產業圓桌會議,一是以普及服務為主題的監理圓桌會議。江副執行長說: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接著,江副執行長提到,APEC TEL有一個提案制度,任何經濟體皆可提出研究計畫,提案計畫分為APEC經費補助計畫及經濟體自籌經費計畫。研究計畫需在APEC TEL會議期間辦理研討會,與各經濟體分享研究之成果。做為政府資通訊政策及技術智庫,TTC很適合以此方式協助NCC進行國際交流,並為亞太地區的資通訊應用及數位經濟發展做出貢獻。江副執行長特別提到,在參加APEC TEL歷次會議的過程中,有時能感受到NCC長官的期望,希望TTC能代表臺灣提出適當的研究計畫,並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檢視TTC本身,江副執行長認為TTC在政府政策及技術智庫方面,已經累積了相當的經驗與能量,很適合在APEC TEL中提出研究計畫並與各經濟體分享研究成果。在政策規劃部份,TTC對許多議題是有研究的,例如與國家產業經濟發展有關的數位匯流政策、與消費者保護有關的普及服務及資費管制、與頻譜資源有效利用有關的頻譜共享與活化機制,以及與創新科技應用有關的5G/IoT產業發展趨勢等。

    另外,面對複雜多樣的網路世界,江副執行長認為傳統單方向的管制已經無法因應,我們需要的是多方參與及多元包容的網路治理。因此,NCC在其數位通訊傳播法草案中引進了網路治理新模式,希望網路的管理是公私協力的開放治理模式。TTC除了協助NCC在國內落實網路治理的理念,亦可更進一步協助NCC與亞太地區各經濟體進行經驗分享及交流,讓這種經由多方利害關係人的參與及對話,發展符合多數利益及尊重少數的治理模式,能在亞太地區推展開來。
    最後,江副執行長在「鄭重聲明」他不懂技術後,仍然發表了他對TTC技術智庫的看法。他認為TTC已累積了豐厚的技術智庫能量,包括:行動寬頻上網速率量測技術的開發、行動寬頻網路優化及物聯網檢測技術的開發、寬頻服務與寬頻體驗之品質評量方法的開發等。這兩年來更積極進行資安檢測技術的開發,包括智慧電網、手機APP,甚至是未來的5G。這些都是可讓我們與亞太地區各經濟體進行經驗分享及交流的領域,也是TTC能扮演的重要角色。其中有關資安部分,江副執行長特別提到,一直以來都是由技服中心在協助NCC參與SPSG的運作,但TTC目前正在大力建構資安的技術能量,未來應該可以扮演更積極的角色。
 
後記
    江副執行長個性低調又謙虛,樂於傾聽同仁的意見與提供協助。在此非常感謝江副執行長同意撥冗進行專訪,將想法與中心同仁分享。由於篇幅有限,因此僅能精簡記錄專訪內容。希望藉此能增加同仁對中心業務的了解,更有利於中心的成長茁壯。